廣東“單獨二孩”政策報備兩個多月還無結果
  代表稱國家衛計委備案是變相審批,建議取消
  廣東何時能放開“單獨”生二孩?這成為了廣東代表團中最熱的一個話題。據瞭解,去年12月中旬廣東提出放開單獨生二孩的申請,兩個多月了,何時有眉目?    昨日,廣東省衛計委回應南都,目前廣東“單獨二孩”仍在申請過程當中,近期廣東省按照國家衛生計生委備案的要求,又提交了補充材料,國家衛生計生委也會安排專家組對此進行審核討論,目前暫未收到批覆,廣東省也在力爭能儘快施行這一政策。
  “備案”要這麼長時間?對此,全國人大代表朱列玉認為“備案”就是變相審批,建議取消備案這一程序。全國人大代表黃細花也向大會提交了一系列“計生”建議,建議不得以超生為理由對職工給予開除處分或者解除聘用合同,取消各種計生證,取消對未婚媽媽征收社會撫養費,堅決糾正強制上環和結扎等違法行為。
  代表:吁廣東儘快放開“單獨二孩”
  “來北京之前,很多人都問我,廣東何時放開單獨生二孩。”全國人大代表、東莞瑞豐物業有限公司工會主席曾香桂坦言這是廣東不少老百姓最關心的問題,“老百姓都托我呼籲一下儘快落實”。
  其實這也是廣東代表團不少代表共同關註的話題。賀優琳、張育彪、朱列玉等代表也持同樣的觀點,呼籲廣東儘快放開單獨二孩。
  此前廣東省衛計委稱,去年12月中旬方案報給國家衛計委了。今年1月18日,廣東省衛計委主任陳元勝在省“兩會”記者會中回應,廣東的方案已經通過了省委、省政府,並報國家衛計委審批,目前正由國家衛計委審批中。南都記者註意到陳元勝用的是“審批”一詞。
  國家衛計委:何時審查好尚不能確定
  隨後,南都記者聯繫到了國家衛計委新聞發言人毛群安。毛群安用的詞是“備案”。毛群安說,國家衛計委接到廣東省人民政府的實施方案後,依照程序履行審查備案,通過備案即可通過省級人大修改條款後實施。但是至於何時審查好,毛群安表示,目前尚不能確定。隨後,國家衛計委有關人士還回應南都記者,廣東正在補報備案材料。
  時隔2個多月,眼看著已經有7省市出了時間表,廣東還沒有消息。昨日,廣東省衛生計生委有關人士稱,目前廣東“單獨二孩”仍在申請過程當中,近期廣東省按照國家衛生計生委的要求,又提交了補充材料,國家衛生計生委也會安排專家組對此進行審核討論,目前暫未收到批覆,廣東也在力爭能儘快施行這一政策。
  據悉,備案材料主要為國家衛計委要求的論證“單獨二孩”可行性的調研報告和材料。
  “‘備案’就是變相審批 建議取消”
  全國人大代表、廣東國鼎律師事務所主任朱列玉認為,“備案”就是變相審批。如果備案沒有完成就不能實施,跟審批是一個效果。建議取消備案這一道程序,讓各省市自行決定實施的時間。
  不過廣東省人口發展研究院一名專家並不贊成取消備案。他認為,各省市“單獨二孩”政策突出個性,但國家層面註重統一。備案可方便國家衛生計生委全面掌握整體形勢,並及時對各省市進行指導,“如果各省市過分突出特殊性,全國統一怎麼體現呢?”
  猜想

  廣東“單獨二孩”會否要4年間隔?
  對於天津等地提出的“單獨二孩”有間隔4年的要求,廣東團代表也非常關註。實際上,廣東在2008年就取消“對符合政策可生育二胎的群眾,必須有4年的間隔期”規定。此次放開單獨二胎,會不會走回頭路?全國人大代表、深圳市南嶺村社區居委會主任張育彪認為,間隔4年的要求不夠人性化。若硬性要求間隔4年不合理。昨日,廣東省衛計委有關人士沒有回應是否間隔四年的猜想,只是請記者等待方案出爐後才知分曉。
  代表建議

  不得以超生為由炒職工
  去年年底,媒體報道,華南理工大學副教授蔡智奇,在美國大學從事研究工作期間,妻子“生洋娃”。隨後蔡智奇收到華南理工大學開除處分的決定,此事也引起關註。
  全國人大代表、惠州市旅游局局長黃細花向大會提交了關於糾正就業和從業與計劃生育掛鉤的建議。黃細花表示,我國部分地區的計劃生育政策規定:計劃外生育的夫婦除了要繳納社會撫養費以外,如果是公職人員還要給予開除公職的處分。以廣東為例,《廣東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第48條規定:“國家機關和事業單位、國有企業、國有控股企業,鄉鎮集體企業對其超生職工應當給予開除處分或者解除聘用合同。”
  “現在的工作很多都跟計生掛鉤,實行一票否決。”黃細花認為,實際上,這個規定並不合理,建議各級政府部門和企事業單位應嚴格執行《勞動法》,不得以超生為理由對職工給予開除處分或者解除聘用合同。
  儘快取消各種計生證
  “人在證圖”是網友吐槽的熱點,黃細花在向大會提交的建議中,也列舉了計生領域近20種證件,以準生證為例,不僅辦理程序繁瑣、勞民傷財,而且在長期低生育率的當今,更是抑制了人們的生育意願,損害政府的形象,應該儘快取消。
  黃細花建議儘快取消與計劃生育有關的各種證件和證明,包括計劃生育服務證、二孩證、上環證、結扎證等。至於新生兒入戶只要憑據醫院出生證明和父母戶口就可以了,沒有必要要求其他證件或證明。各級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在為民眾提供服務時,一律不得要求民眾提供與計劃生育相關的任何證件和證明。
  糾正強制上環和結扎
  與去年一樣,黃細花繼續提出了儘快糾正強制上環和結扎違法行為。根據國家有關法律規定,上環和結扎應是自願的。但在很多地方,上環和結扎變成強制。我們建議,國家衛計委應加大檢查工作力度,嚴格糾正各地強制上環和結扎的違法做法。
  糾正入學與計生情況捆綁
  部分地區將孩子入學與家長執行計劃生育的情況捆綁,在孩子辦理入學註冊時要求家長提供“計劃生育證明”,甚至要求母親提交“上環證”、“結扎證”;如家長不能提供相關證明,則暫緩辦理孩子入學註冊手續。這種做法明顯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的規定,侵犯了適齡兒童、少年接受義務教育的合法權利,應該立即糾正。
  統籌:南都記者 薛冰妮
  採寫:南都記者 薛冰妮 陽廣霞 賀蓓實習生陳璐 發自北京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Mack

ly49lynmw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